史上最强心理暗示?水货乐透秀改造型扮演艾弗森欲逆袭

2018-2-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这是一场寻常的常规赛,尼克斯客战太阳。穿着尼克斯白色球衣的23号耸了下肩膀,拽了拽左手的护臂,淡定地站在球场中央,此时比赛已经失去悬念,尼克斯收获了一场大胜。 在这场里,这位23号只打了17分半,就14投8中砍下了18分,就在一天前的背靠背,在科罗拉多的高原上,他...

这是一场寻常的常规赛,尼克斯客战太阳。穿着尼克斯白色球衣的23号耸了下肩膀,拽了拽左手的护臂,淡定地站在球场中央,此时比赛已经失去悬念,尼克斯收获了一场大胜。

在这场里,这位23号只打了17分半,就14投8中砍下了18分,就在一天前的背靠背,在科罗拉多的高原上,他也12投8中拿下18分11助攻,只可惜那场输了。

不过,即便有着背靠背18分的表演,人们的关注点依然在他的面貌上:瘦弱的身躯遍布纹身、地垄沟发型、迷离的眼神下面是一撮小胡子,看起来极似阿伦-艾弗森。

而当他的照片传遍网络,人们奔走相问此人是谁。但对他来说其实并不友好:起码4年前,他还是各大媒体反复提及的宠儿,这位2013年的首轮9号秀,才刚刚打上今年的第6场常规赛。

事实上,在整个夏天,他被30支球队彻底无视:在拒绝了雷霆的完全无保障底薪后,伯克参加了几乎每一次的集中试训,最终得到了尼克斯的邀请。但这份合同却不是自用,而是直接下放给了下属的韦斯特切斯特尼克斯队,直到1月14号,尼克斯主力控卫塞申斯伤退遭裁,伯克才被球队用2年不保障底薪签下得以重返NBA——2013年的高位秀普遍混得不好,但夏天连工作都没找到的,也就伯克和本内特了。

只有在这种故事中,才能切实地感受到NBA的残酷,此时的伯克刚满25周岁,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了。可是至少在第一年打完入选新秀阵容时,专家们还在预测他的下限肯巴-沃克,而到今天,他实实在在地诠释了一类球员的悲剧,这种悲剧的确有他自身原因,却和联盟趋势脱不开干系。

作为高中时代就席卷俄亥俄州各大奖项的最强控卫,伯克的成长道路极为顺利,他选择了急需控卫的密歇根大学,并以其优异的领袖才能一举成为球队核心。第一年打完,他已经有进入NBA的前景了。但伯克犹豫再三,放弃了选秀:他不但想进入NBA,还想成为高位秀,直接当上NBA的首发控卫。

这次选择显然是正确的,大二赛季的伯克长到了6尺,臂展则达到6尺5,被频繁诟病的弹跳也提高了4英寸。更重要的是,在小蒂姆-哈达威、小格伦-罗宾逊、麦加里和斯陶斯卡斯身边,伯克依然是最为成熟的领袖和指挥官。当然,攻击欲望远胜于控场,他的名字也开始和艾弗森联系在了一起:矮小且勇猛,大二场均18.6分,他被称为2013届最好的新秀之一。果不其然,他是控卫中顺位最高的:爵士送出14和21两支首轮,换来第9顺位将他选中——他们上一次向上交易选来控卫,得到的是德隆-威廉姆斯。

伯克的第一年还算顺风顺水,30+7+8的比赛他打出来两场,都赢了。在科尔宾教练麾下,爵士安稳地重建着,21岁的他以12.8分3篮板5.7助攻完成新秀赛季,入选最佳新秀阵容,还在全明星的技巧大赛上夺冠,成为该奖历史唯一一个夺冠的菜鸟。此时爵士同一年选中的戈贝尔每场还捞不到10分钟,而伯克已经打了68场首发,并被确认为爵士的固定一号位,唯一美中不足的,是他的命中率只有38%——在更高更强的对位者面前,他的投篮很容易被干扰到。

奎因-斯奈德教练的上任改变了一切,这一年爵士选来了19岁的大号控卫艾克萨姆,从NCAA执教时期开始便崇尚大号阵容+防守的斯奈德开始对阵容大刀阔斧整改。艾克萨姆进入首发,而球权在手的伯克成为了替补。虽然他依然有球在手,但爵士已经放弃将他视为后场第一选择,海沃德接过球权成为了组织前锋。这个时候,人们渐渐想起选秀前的顾虑:作为一个矮个控卫,他并没有顶尖的第一步速度,弹跳也非优秀,而且他的防守仅限于伸臂干扰,一个掩护制造出的错位,便可以让伯克毫无用处,况且大部分时间,他都会直接撞在大个子身上:大学并没有教会他如何防守。

他的确很像艾弗森,不过,艾弗森的不防守和组织欠缺,是基于他所处的地位和标准。在那个层面的世界里,伯克什么都算不上。

数据原地踏步,命中率进一步走低。艾克萨姆的赛季报销本该是他夺回位置的最好机会,但斯奈德选择的是来自巴西的二轮秀劳尔-内托,仅仅是担心伯克的打法会破坏首发的化学反应。交易来谢尔文-马克本来是为了安抚海沃德,却接管了后半程的爵士首发。此时的伯克被弃如敝屣,第三年结束后他就被处理给了奇才,象征性地换来了东西:五年后的一个次轮。

在沃尔身边,伯克出场时间更加可怜,12分钟5分1.8助攻可有可无,詹宁斯到来后他更是一个半月没捞到上场。赛季结束即失业,4年新秀期打完,不到25岁的伯克,无人问津。

这是伯克的不幸,却又频繁出现在同类球员身上:从NCAA到NBA,几乎每一个球员都要面临下降一个位置,但对于这些仅有1米8上下的球员,他们要面对二号位们的抢班夺权,同时还要适应这个联盟。很多时候他们的高位入选,的确是因为他们成为当年最强控卫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艾弗森和保罗一样的成熟,以及天赋。身高、对抗的短板始终伴随,又因为选秀顺位极高,球队寄予太高期望,他们甚至错过了从板凳上慢慢成长的机会。于是太多的TJ-福特、DJ-奥古斯丁、特雷-伯克被东家早早扫地出门,连肯巴-沃克都在近期被摆上货架——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,抹平身高劣势的唯一办法,就是用强力持球进攻统治全场,可是如果他们不能立刻做到,又或者队内本来就有老大压阵,那么悲剧似乎已经注定。

反而是泰-劳森、泰厄斯-琼斯以及达伦-科里森们,从不高的顺位崛起,慢慢学到如何在NBA生存,找到自己的求生之路。而球队们也不会期望过高,反而容易培养出合格轮换控卫,这是新秀的定位,他们被选中的时候,就决定了要从何种起点出发,落后就意味着淘汰。

好吧,我们说回伯克。他来到发展联盟,发誓会杀回NBA:第二场G联赛,他轰下43分。在发展联盟的3个月里,26场,场均是联盟第二的26.6分,三分命中率41.8%。12月的最后3场,他一共砍下了101分。他终于等来了来自尼克斯的合同,第一年完全保障,还有第二年的球队选项。

“我想从头开始,改变我的形象,拿到稳定时间的我应该有让你们眼前一亮的表现。我知道你们会惊讶,可是对我自己,就叫做成长。”

这也就是伯克渐渐开始留地沟头+胡须的原因,而一个翻版的艾弗森也开始渐渐成型。

相中伯克的贵人,是尼克斯的总经理斯科特-佩里,在2013年还在执掌魔术的时候,佩里说要是骑士状元选了奥拉迪波,自己就会用榜眼挑走伯克。现在,伯克终于成为自己阵中一员,只是情势有点不同。

“又能和小哈达威在一个队并肩作战了,有熟悉的感觉,”伯克想了想,“大家都想要告诉我,我是一个有特点的球员,如果我能发挥出特点,把侵略性都打出来,时间会证明我的努力,一个休赛期我每天三次训练,迟早会看得到回报的。”

如今,伯克已经牢牢占据尼克斯第二阵容指挥者的位置,和比斯利、坎特们把快攻推到风生水起。这6场下来,他的PER达到了惊人的30.7,13.2分钟9.3分3.8助攻,命中率高达61.5%。

“我终究是属于这里的。我的起点很高,说明我就应该打出很好的水准来,我只是在慢慢兑现。”好戏不怕晚,伯克找到了自己,既然短板仍在,那就把最强的地方都释放出来,四年前形容他的“凶猛、杀气、无畏”,此刻又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

别忘了,那才是艾弗森身上,最优秀的品质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